星空漫畫堂-hbk

截止日期 2021-12-31

hbk

企劃目的

我是星空漫畫堂2017暑期班 學員

企劃詳情

筆名簡介:hbk

性別:男

年齡:19

常駐地:成都


一句話自我評價  

會編故事和分鏡,但不太會畫畫(從來沒正式學過)


我擅長的領域

人物(一般)

色彩(還未接觸嘗試)

背景(目前沒有頭緒)


以下展示我的一個短篇漫畫。以及我完成的一個短篇文學劇本,關于盜夢的題材。(ps:劇本文件我會上傳一個在附件)

最后,還有一個未來的長篇漫畫計劃

及一部還未完成的劇本關于盜夢的題材,因為我多寫成長篇。









劇本:盜夢賊馬克恩

    《盜夢賊馬克恩》

                                      我本是打算寫的影視劇本,所以完全沒考慮字數,只是放開手腳隨心所欲得編織臺詞。所以這樣的字數是放不進對話框的吧

場景:昏暗的餐館

兩個人坐在連接墻的桌兩頭對坐,且唯有桌邊的窗向昏暗的空間投著光,導致兩人的臉部模糊不清,只能看到被少許光勾出的頭顱由脖子連接身體的輪廓。

其中左邊的人率先探出頭來,是一個大致二十五出頭的男人,并且西裝整潔。而對做的男人則仍舊藏于黑暗,也許他就要這么一直藏在里頭了。

              

                              穿西裝的男人

“瑪莎先生,你要我搞倒在制藥業上世界第二的阿斯公司,就得付值得起這份差事的價碼。”

對坐的瑪莎依舊藏匿著臉,不過他伸出五個手指頭都怠慢金戒并抓有粗長雪茄的手來,伸到陽光照及的桌面區域。然后他的一名黑衣保鏢走來并屈腰為他點燃了煙。

                                 瑪莎

“我會服你上億的價碼,因為搞垮了阿斯藥業,付給你的酬金很輕易就會賺回。但我還不太了解你的手段,馬克恩先生。你自稱你是盜夢專家,那具體是什么?”

                               馬克恩

“所謂盜夢,顧名思義就是盜取他人的夢,不過這樣的解釋還太抽象,更精確的說我會用一種掛在腦后脊的儀器,就如耳機那般小巧的儀器掛腦后脊,然后輔以鎮定劑最大限度的強化潛意識并進入我自己的夢境,不同以往的夢境,絕對真實、觸得到的夢境。”

                                瑪莎

“你說你自己的夢境?可你怎樣進入別人的夢境。”

                               馬克恩

“就像多臺主機連接著終端,進入別人的夢境也要有一個終端。且連接的群體中第一個入睡的人只會進入自身的夢境,其后入睡的同樣只能進入第一個人的夢境。”

                                瑪莎

“那么接下來我要驗證你是否有真本事,這么做才能確保我的生意。”

                               馬克恩

“瑪莎先生,我已經展現我的本事了。因為,你現在就身陷我的夢境之中。”

馬克恩太高右手用中指和拇指打了個響,原本所在的餐館化作如被事先切開了四條高的紙盒,就那樣展了開來,平鋪于地面。原本的空間化作了面,而現在,原本周圍低矮的樓不斷往上攀升,化為摩天大廈,而此時此刻,現實世界里,一整臺放置于手提箱里的裝置由線連接著耳機樣式的裝置,而裝置佩戴在兩個人的后脊,他們都在沉睡著,一名是馬克恩,而另一名便是帶了五枚金戒且終于路面的瑪莎現實。而他們旁邊有三個人守著,他們分別是阿瑟和一個帶棒球帽的小伙。

場景——外景,古典別墅

古典別墅內部一間用餐廳,周圍掛有金框嵌住的名貴畫作,擺放有很多古典家具,而同樣古典風的長桌上對坐著兩人,其中一人身后有兩名黑衣保鏢,另一名身后則有一名提箱人。桌上食物豐富,且是古典燭臺點綴,所以周圍是暖色調。

“你要完全的為我敞開心扉,因為這樣我才能幫到你。這樣我才能夠為你的大腦設置防線,保護你藏匿其中的秘密,”一個西裝打扮,并且幾乎看不到一絲褶皺的男人說道。而他對面坐的是一名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并且他右手一指戴有一枚打磨的泛著奢侈之光的鉆石戒指。

                            

                              五十歲左右的男人

“馬克恩先生,我最近總是寢食難安,就好像總有人行在我背后想要我的命一般。我很沒有安全感。不管請了多少保鏢,我都總覺得不安全。”

馬克恩喝了一口放在桌上的咖啡,他的干枯的唇及牙齒緊抿杯壁,咕嚕咕嚕咽了三口。

                                

                                 馬克恩

“惠普斯先生,那就讓我來幫助你,在盜夢這一塊,如果我自稱我是行家,那么其余的那些人都不是行家。來吧惠普斯先生,我可以幫助到你。”

惠普斯眼珠子左右晃動,疑神疑鬼。接著他的眼神回歸,左手抬起,擺動四指作“來我這”的手勢。一旁的其中一個保鏢,也就是戴黑色墨鏡西服光頭中的一個更加靠近惠普斯。然后他耳朵帝鄉惠普斯面向狡詐的頭顱(這里變冷色調),接著惠普斯嘀咕著嘴唇悄無聲息說了些什么。

說完他揚手示意保鏢離開。

                               

                                惠普斯    

“馬克恩先生,我思索了一下,覺得聽從你的建議。你對我所作是那么的偉大,你就是我的貴人,對我無比珍貴,我要好好款待你才是。在我們所在的我的這座豪華別墅中,同樣也就在我們上方的一層客廳,請你在那稍作休息。因為我剛剛食用了不知是桌上的哪道菜讓我有些不舒服。”

                               馬克恩

“好的,沒問題,我會等你。”

惠普斯一眾人離開。

                     提著箱子的人突然對馬克恩說道:

“他在撒謊。”

                             

                               馬克恩

“阿瑟,我知道。所以他現在將要去的地方一定不簡單。”

阿瑟:“所以你打算下一步怎么辦?”

                               馬克恩

“這家伙起疑心了,他一定會去事先關心自己重要的東西。”

                               阿瑟

“他向那座人造島嶼走去了,”阿瑟打開了窗,透過窗看見惠普斯眾人正朝那里走去,不過還只是走了非常短一段路。而島嶼上面是一座灰暗的燈塔,鏈接別墅和島的是很長很長的長拱橋。

                                  馬克恩

“我會比他們想到的,就用游艇,我們考據現實里的別墅時,那下面就有四膄游艇。”

                                  

                                   阿瑟

“但愿你沒有記錯。”

                                 馬克恩

“我從不出錯。”

話音剛落,用餐廳大門突然被打出上百個篩子,并且阿瑟被擊中右膝蓋,他的雙手染滿鮮紅并抓著受傷處痛苦呻吟(并且箱子也落在了馬克恩一旁且因撞擊而打開)。

                               

                                  阿瑟

“馬克恩快走,我拖著這幫人,反正最終我只會醒來,而不是死掉。”

馬克恩迅速抓出箱子里的帶爪勾繩索往窗戶邊一固定然后蕩了下去。

在這僅有月光照亮的環境里,馬克恩順著被月光襯為冰冷色的磚墻往下一般多時,阿瑟布滿彈孔的的軀體比他更先左了下來,然后摔個稀巴爛。

馬克恩沒有猶豫,他果斷、專業,并成功抵達了游艇,他把游艇調到最高碼率,浪花直直有力飛濺,一條白線劃破海的一面。

場景——島嶼,坐落有燈塔

馬克恩先一步登上島嶼,把惠普斯遠遠甩在后面,他事先進入了燈塔內部藏匿其中。隨后,惠普斯眾人抵達。

惠普斯抬了抬手臂,命十幾名保鏢守在橋口和燈塔四周,然后自己只是帶了兩名保鏢走了進去,馬克恩緊隨著進去。

場景——燈塔頂層,這一段我取名“盜夢者為你劃上的句號”

惠普斯走在最前頭,兩名保鏢跟在其后頭,他們剛順著樓梯抵達最頂層;而他們身后是燈光顧及不到的黑暗。

突然馬克恩破出黑暗,用右手捆住其中一個保鏢的脖子和其一并到底,然后另一名保鏢著急地開槍,但卻射中同伴,然后馬克恩的左手迅速抓起捆住保鏢撇在腰間的手槍迅速反擊。

兩名保鏢都被馬克恩給解決,然后他拿槍口對準嚇跪在第上的惠普斯:“現在你對于我來說,醒與不醒已經無足輕重,你已經幫我找到了我雇主要的東西。”他看向一角的保險箱。

                                 惠普斯

“看來我完了,還有我苦心經營的商業帝國。”

                                馬克恩

“你和你的阿斯藥業完蛋了,從此不再是阿斯和利康平方秋色,利康公司是唯一的贏家。”

                                惠普斯

“你是條出色的狗,他們養的狗。”

                                  馬克恩

“我只是拿錢辦事。我是專業的”

馬克思扣下了扳機(鏡頭要立馬切到燈塔頂端與天空,砰!砰!是兩聲槍響)。塔下的保鏢們被驚動,他們往最頂層涌來。然后燈塔、別墅、還有海面開始晃動,地面開始塌陷。而最頂層,馬克恩正瘋狂的翻閱大概共十幾張的文件,而他腳下是空擋并被破壞開口的保險箱和兩發空彈殼。

此刻的現實世界中,惠普斯突然醒來,他身處一個飛機機艙,不過他被綁了手腳封住了嘴。而他對坐的是新來的阿瑟和帶帽的小伙以及還在夢境中的馬克恩。

而再回到夢境中,馬克恩被沖進來的保鏢團團圍住。

“Good bye,”馬克思很輕松的說出,并扣動對準自己腦門的手槍。



另一個劇本,是我還未完成的劇本,這個劇本想拍成電影不考慮漫畫

大綱:貝爾本是露宿接頭的孤兒,在他被風雪摧殘快要瀕臨死亡的時候。被一名滿口金牙的嫻熟罪犯收益為養子。罪犯的名字叫做喬,毫無意外的貝爾被喬訓練成為了和他過去同樣優秀的罪犯。貝爾本一直麻木得干著違背其本質的壞事,但直到一日他被喬安排和一名變態罪犯西斯共同執行任務。西斯純粹的惡讓他逐漸忍無可忍,他終于爆發用武力手段從西斯手上放了一名被西斯抓住折磨的警察。開始做回自己。

                                序幕

淡入——白雪紛飛的場景,墻壁黑色的磚墻被學掩蓋

一名抽著大雪茄的中年男人吞吐這煙霧,接著我們看到他有一口金牙還有被延期染黑的幾處。然后他吐了一口口水并扔掉手中的煙。

鏡頭跟隨煙頭迅速下一,遠處有一塊小店,時動時動,然后畫面對著小點拉近。逐顯真容——一名小孩衣著破辣媽,蜷縮成一團,寒冷和風雪不斷無情敲打,所---以他身體顫抖得厲害。

男人走到他跟錢,他光影子便蓋住了小孩。小孩抬頭仰視男人,嚴重希望與畏懼并存。

                              

                               男人

“你什么也不是,你只是一個沒有家、沒人疼。擊敗安身體僵硬為冰塊,也不會有人注意的可憐蟲 ”。

接著男人從西裝內包掏出裝雪茄的鐵盒,扣出新嶄嶄的一根,點燃它抽了起來。

“以你想成為 什么呢?孩子。是要賭一把跟隨一個騙子加小偷加強盜過有錢日子。還是安穩得如流浪狗般凍死街頭呢?”

男人此時向小孩伸出手說到

“來吧,你會怎么選?”

此刻在小孩的視角里,男人胸口上的銀色長條小名牌格外耀眼,那上面刻著“喬.克林頓”

切至——

一名穿著廉價媳婦,頭戴哭臉小丑面具的男人拿著一把亮黑色M9授權對著鏡頭,好似有股氣勢要破開屏幕直逼觀眾的腦袋。結合則鏡頭一切,用一個遠景展現男人深處一家銀行還用強指著一名男支援。然后他用惡狠狠地語氣說話。

                              男人

“知道嗎?好事它不一定就是好事,它也可能是壞事。同樣的,還是也不一定就是好事。處于某種原有,還是就會像丑小鴨變天鵝一樣,碰得一下搖身一變,變為好事。你能明白嗎?景觀我并不指望你明白。”

冷冰硬的槍口直懟職員的額,他流了很多汗,很多很多的汗。所以他顫抖著回答。

                            職員

“我...我...我大概明白點。要不要試著解釋,如...如果我不會因此開花的話.

男人手握槍柄使槍口向上微抬了一下示意同意,說

                                男人

    “那你最好解釋快點,我很趕”                       

 

                            職員

“就如洗錢對吧?壞錢變好錢”

                            

                            男人

“回答錯誤,你腦袋要開花了。”

職員嚇得軟在地,跪坐在地上。但男人確實開了個玩笑,他沒有一槍爆了資源的偷,只是順勢用槍械砸暈了他的腦袋。

“貝爾!如果是我,我不光真爆了他的頭,還要用手指蘸他血槳嘗。”

說著話的人叫西斯.奈克。盡管他帶著一副笑臉小丑面具,單人嚴實不了他那凌亂的頭發。并且他的西服最具特點,是紫色的西服。

                            貝爾(也就是前面的男人)

“得了吧,我們是在搶劫,不是在玩施虐游戲。”

                         

                            西斯

“搶劫本身是一場游戲,”接著西斯開槍殺了原本被他指著腦袋的人,其鮮紅的血濺了西斯面具幾乎半張臉, “并且殺人也是游戲。”

                            貝爾

“操!你TM在干什么?”

貝爾眼中包含憤怒,他把手槍只想眼前的瘋子

“你簡直是個瘋子,瘋得徹頭徹尾!”

眼看情況就快要失控時,銀行安著大轉輪的金庫門被很推開,一位非常年輕的男人疲憊得賣出來。這位男人叫彼得.金。他托著幾大袋裝有鈔票的小推車走了出來。(當然他也帶了面具)

                            彼得

“你們兩個在搞毛,還不快些過來幫忙。托這些綠油油的鈔票快讓我骨頭散架了。你們倒好,事不關己就站原地是吧?”

貝爾放下槍來,他和西斯一同前去幫忙扛袋

切至——銀行外,三人正把打爆的錢往一個箱型車上班,沒班上一代,就鞥看見箱型車夢想的晃動。

                               貝爾

“辛苦你了彼得,讓你一個人去扛這么多鈔票。你現在一定肩膀酸痛吧。”

                               彼得 

“可不是嗎?誰叫我是新人呢。新人不就要從苦力開始嗎?你還跑來假惺惺的關心我,就和我媽一樣。”

                               貝爾  

“聽著,我不關心你和你的家人的情感狀況。但我要提醒你,這很有可能是個錯誤,從頭到尾一直是。”

                               彼得

“你具體指什么?”

  

貝爾還未來得及說話,不遠處便傳來了警鳴聲。哇啦哇啦,既刺耳也教人害怕。

                                   貝爾

“操,條子來了,來不及裝得就別再管了!”

                               西斯

“有人來陪我們玩了。”

 

                               貝爾

“我們快上車!”

              

貝爾上了駕駛位,而西斯坐在了他的一旁,彼得則坐進后車廂。當他們駕車遠去是,原本那地方一旁有待還未來得及上箱的裝滿錢的錢袋。  

                            第一章 訓練    

場景:戶外

明亮的太眼光照在一瓶綠酒瓶上,夠累出他粗糙、可可畫畫的表面。接著毫無征兆地,酒瓶被射擊破裂開來,碎片四周發散,其中一塊碎片直插柔軟的徒弟。鏡頭調整焦距,調清遠處渺小的兩個人。一個中年人和一個小孩。

畫面推近,我們更清晰地所見是喬和一名帶著笑容的小男孩(就是最前面那位)

                              小男孩

“真是太牛了!你還能站的更遠去射擊酒瓶嗎?”

                              

                              喬

“當然能,簡直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碟。別說現在的三百米了,就算五百米,以我的能力也不在話下。”

                            小男孩

“那你快展示吧!”

喬把槍口往腰上一撇,然后挺著腰,酷酷的倒著走路。最終他抵達了說好的距離停下腳步。喬迅速把槍掏了出來,如牛仔般使槍在他手中打了好幾轉。然后旋轉停止,他做出有力的持槍動作,扣下扳機,輕輕松松回了另一個酒瓶。

                            小男孩

“太神了!”(他目瞪口呆)

喬把手槍拍在放槍的木桌上,然后離去。他背對著男孩并反手指著桌上的槍。

                              喬

“貝爾,在太陽下山之前你都不準離開靶場。你要一直練習直到最后一絲陽光消逝。”

貝爾(也就是男孩)用他較小的小手吃力提起手槍握在手中,他用盡全力,絲毫不敢松懈,否則墻繪隕地。

貝爾朝八字考了一槍,但強大的后坐力將他推到再低:搶野落在一旁。不過他還是站了起來,這次雙腳微張開牢牢抓地而不再呆呆并攏直站著。

他認真瞄準了三秒,哈了一口氣,用于瞄準的眼登的奇大;手指扣動扳機,成功射中了吧換。而附近停棲在枝頭的鳥們被槍響進退去了遠方。

切至——陰暗的場景,應該是一個廢棄倉庫

而在這陰暗的環境當中,唯一向內投進亮光的破爛通風扇形成得時閃時閃的不穩定光柱照在了一臺未運作的磁帶放音機。

然后一只手伸進了畫面,打開了這機器的前蓋,放進一張磁帶,但他卻未按下播放鍵。然后用長鏡頭順著手指、手臂、肩、脖子,最終到連,原來這人是西斯。他把手伸出去,抓住了一個漂亮女的臉蛋。

                               西斯

“你是個漂亮的女人,漂亮的異乎尋常。”說完他掏出一把迷你小道迅速在細膩光滑的肌膚上劃開一個小口,那血流成一絲直線像是黃金分割。西斯嫻熟接住一滴年輕女人的新鮮血。然后用沾有些許鮮紅紅的食指往自己口中送。

“果然美人配美血。”

                                女人

“求求你放過我,我可以給你錢,很多很多的錢,只需要你用我的手機打電話給我丈夫。他是地產老板,他會向你支付的。十萬,不,百萬都行。”

                                西斯

“(憤怒的說)我才不關心你的大亨丈夫有多能賺錢然后又付我多少錢。我只聽到從你的談吐中我是個多么嗜錢如命的人。”

                                 女人

“難道你不是?”

                                 西斯

“我TM才不在乎錢,我只在乎犯罪本身帶給我喜悅,我喜歡輕易殺掉一個人的感覺,就如輕易摘掉路邊的花朵。這么說吧,有的人喜歡看書,他沉浸在書海就會有所謂的滿足感。而我,唯一能讓我有滿足感的東西就是犯罪。我成為罪犯是為了犯罪而犯罪。”

“不好意思,我剛剛太過語無倫次了,所以我要聽音樂放松一下。”西斯補充說道。

西斯按下了之前放進了磁帶的磁帶放音機的播放鍵。

他手舞足蹈起來,他拿著沾有血漬的小刀與它一起融進“Bad”這首歌的旋律。他走著太空步,而女人只能目瞪口呆得看著,因為他手腳都被捆在椅子上,他很無奈。

大概跳了四分鐘,“Bad”這首歌接近尾聲時,他突然一刀劃向女人的脖子,不過我不想讓大家看見赤裸裸的血腥。所以畫面里,女人背對著我們,他被切割的動脈噴出大量的血霧點綴在西斯臉上,然后西斯用舌尖環繞了一半嘴唇。

切至——上個場景,外部

西斯正往畫面右邊往外走,他是一邊用毛巾擦臉一邊走著。當他離開畫面,以墻上的的一張通緝令為中心,而那上面通緝的就是西斯。不一會兒,風把它吹走。

切至——內景,有意大利風格的餐廳(其實就是意式餐廳吧)

一張西斯的大尺寸畫像鋪在桌上

                         

                  一位年長男性的聲音(不切人物,仍舊畫像)

“這人.....未完待續



關于以后的長篇漫畫,總之我想畫牛仔(有事暫時不編寫文字),名字就叫左輪手槍,簡單明了


目前的想法和設定

杰森本是名槍法高超的賞金獵人。他原本本打算過正常人的生活。所以他踏上旅程的動機只有一個,那就是是復仇。他要讓殺死自己妻子的愛德華付出代價。于是他跟隨著愛德華的風聲,查詢著愛德華的蛛絲馬跡一點點追擊這名仇人。另外杰森言行舉止隨意灑脫,行事總喜歡臨場發揮,缺少周密的計劃且不在乎生死,但恰恰這樣讓杰森常常以出人意料的方式絕地大反轉。再有杰森從不在乎生死的緣由是他是最開始本一無所有,所以對失去毫不感到不害怕。唯一讓他在乎過生死的人是他的妻子,所以在妻子被殺害后他又回到了不在乎生死的狀態。

富蘭克林是名未成年的黑人奴隸,他無時無刻不渴望著自由。但心有余而力不足,盡管想法很偉大,但卻受迫于現實。直到他被一名叫杰森的旅行者解救,他開始下定決心,要學會杰森的本事成為可以獨面困難的厲害角色后,去往瑪麗種植園解救自己的母親。

比爾是名沉默寡言,但內心卻充滿正義感的人,他年輕帥氣、槍法高超,是紅石鎮的警長,但鎮長貪圖錢財,一面在鎮民面前把自己塑造為光明磊落的形象,一面和匪團做著不法勾當。比爾忍無可忍殺死了鎮長。但自己也背負著他人的不解和怨恨,踏往不斷旅行不斷逃亡的生活。他和杰森是兩種極端,比爾總是思考很多且思考有效。在因為一樁賞金任務和杰森不打不相識后,上天以一種很巧妙的方式讓他和杰森二人成為了同伴。











附件下載

附件1附件2
老时时个位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