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平蛋的娃娃》的懸念與思考

星空社 2017.04.10

主題無關,先講個故事。

大概是13年左右的大學早期,帝吧的屌絲文化流行正盛。在我們眼中,對面寢室的一哥們A君就十分切合這個新生詞——沉迷網游,品味低劣,頭發成雞窩也懶得剪,穿個拖鞋就去食堂吃飯,偶爾還看看限制級網站以彌補自己沒有女票的內心空虛。A某日在打游戲時認識女玩家一枚,也沒在意就組隊一起打,時日一久還加了QQ瞎聊,得知該女生家境優渥,容貌姣好,父母皆在境外經商。兩年朝夕相處使得女生對A日漸生情還頻送秋波,并不斷表示“你沒錢沒關系我家不差錢”,而A乃資深網蟲,從來不信虛幻之網絡故一笑置之從不當真。沒想某日該女生突然從北京直飛成都,在校門口一高檔咖啡廳等待A,并隱晦表示可以一起過夜,A隨即嚇尿,照面鞠躬后逃之夭夭,女生淚如雨下,次日轉機赴澳洲留學。

?屌絲,可以沒有錢,可以沒有趣,但不能沒有膽量。——《星空社語錄.麻薯大王篇》

顯然平蛋就屬于那種很有膽的。從樓上扔一塊磚就能砸死十個的24歲小白領,雖然號稱名企但還是底層盧瑟,無房無車無女票,眼中的女神還是被霸道總裁陸大少玩剩下的貨色,老大不小的人還天天靠限制級網站擼管自娛自樂,想買個充氣娃娃只掏的出兩百塊錢,實在是屌絲的靈魂級人物——但是別人膽子大啊!充氣娃娃變成人這種超現實主義的事一般人早都嚇到魂飛魄散,平蛋卻面露喜色,不僅能啪啪啪還敢直接把這個來路不明的玩意當成女朋友帶出去約會,真不知道是真的人混膽子大還是患上了破罐破摔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癥。

平玉的出現讓平蛋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也開啟了作品的第一條敘事線。平玉作為一個人造人,對日常生活當然是缺乏常識的,但她有著自主學習的能力,比如做飯、稱呼、與平蛋之外的人進行一些簡單交流——同時,她還可以通過類似USB的外部介質來進行機制升級——黑衣男送來的“項鏈”在給她佩戴上后,似乎她的認知水平也提升了一大截。而要進行較大內容的升級時,黑衣男則會召喚她面對面進行操作,不斷的提升使得她甚至擁有了類似人類的微妙情感。

?人造人雖然被命令絕對服從于主人,但操縱權始終不會在自己手中,她們所謂的“自我意識”依然依附于F組織。無論是小玉第一次出門拿快遞,真人格斗時被命令停滯還是被召喚出來進行升級皆是如此。但就好比人類曾經提出過的一個經典問題“人工智能發展到極致會擁有自我意識而毀滅人類嗎?”,小玉(或者說ZOE17)作為新一代的人造人,在技術水平上已經超過了潘多拉16,同時還在不斷的進行技術升級,到最后會不會真的擁有徹底的自我意識而脫離F的控制?

這種劇情雖然有點俗套,但對平蛋倒是好事(笑

幾次不可能殺人事件則是作品的第二條敘事線。到現在為止,發生的殺人案件共有三起,分別是:

1.  黑葉集團殺人事件。被害人為黑幫老大兼黑葉集團總裁;

2.  山區殺人事件。被害人為政府官員和兩名保鏢;

3.  公寓殺人事件。被害人為曾經與小玉對決的地下拳擊手。

這三起案件被害人沒有什么關系,唯一的聯系就是實施難度極高,警方甚至無法復現,絕非常人所能為之。雖然我非常懷疑這些案件都是F組織干的,但目前看來除了第三起案件似乎是由潘多拉16所為,理由是這個拳擊手接觸過小玉外,別的都暫時還沒有直接的證據指向F,甚至F自己都在被人跟蹤和追殺。當然了,如果三起案件都是F組織所為,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跟他們對抗的又是誰?

平蛋的老爹是最不能忽視的伏筆。這個岡崎直幸式的父親在喪妻之痛下獨自撫養平蛋長大成人,多年的酗酒已經使他身患重疾,或許不過五十歲看起來卻已經垂垂老矣。但他卻絕不糊涂,對于小玉的出現他一直持懷疑態度,裝項鏈盒子上的印記亦似曾相識,只是因為極希望平蛋有個幸福的生活而忽視了這些他可能認識的危險信號。我們可以大膽推測老頭子早年供職的研究院絕非從事一般行業,甚至平蛋媽媽的身份和死因也不是絕癥那么簡單,他們與F組織必然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作者留給讀者的懸念和思考,最終的秘密究竟是什么樣,也只能期待他有一天親手為我們揭開。

?到今天為止,《平蛋的娃娃》已經更新到了45話,整個故事正向著核心穩步邁進,連載在不久之后也即將完成一周年攻略。

作為星空社背后的黑暗勢力——麻薯大魔王的代理人兼《平蛋的娃娃》忠實讀者,除了希望劇情進展加速這點微小的愿望外,也要提前向辛勤耕(gan)耘(gao)了差不多一年的作者表示熱烈的祝霍和感謝!



原文載于星空社官方微博@漫畫星空社

【星空社_漫畫星空社_漫畫_原創漫畫_國漫_漫畫服務_漫畫編輯】


老时时个位走势